Java开发网 Java开发网
注册 | 登录 | 帮助 | 搜索 | 排行榜 | 发帖统计  

您没有登录

» Java开发网 » 灌水乐园  

按打印兼容模式打印这个话题 打印话题    把这个话题寄给朋友 寄给朋友    该主题的所有更新都将Email到你的邮箱 订阅主题
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go to back
作者 [侯捷] 2003 大陆纪行座谈会,问与答
nothing

天外飞仙.....

CJSDN高级会员


发贴: 1636
于 2003-11-19 00:49 user profilesend a private message to usersearch all posts byselect and copy to clipboard. 
ie only, sorry for netscape users:-)add this post to my favorite list
座谈会,问与答

以下就有限的记忆,对 (1) 北京联合大学 (2) 北京大学和两次座谈会上的问答做一份简单的文字整理,其中没有技术性问题 ─ 所有技术性问题我都记不住 Smile

Q: 您有没有过挫折与低潮?

A: 有。离开职场从事技术写作的第 2,3 年,我面临一个大低潮。1995 我受到损友很大的伤害。此後我便知道,人生如潮有起有落。从此可以比较成熟地面对这种常态。1995 年的伤害使我的人生有很大的成长。人生不可能一路长红,吃苦要当做进补。

Q: 希望您能来清华和北大计算机授课。为什麽没有这样的安排?

A: 是我的荣幸。但我不能迳自提着行李来敲门 Smile

Q: 您的书籍有没有遇过被拒绝出版的情形?

A: 没有。

Q: 是您先感兴趣才去翻译书,还是出版社先找你然後翻译。如果您译好的书出版社不想出版,怎麽办?

A: 是先对某本书感兴趣,才会有翻译的意愿,但也得出版社找我才行,我没有主动权。除非熟稔的出版社,否则我不主动提建议,因为翻译不是我的全部,我手上有一大堆写作计划。再,你把程序(过程)弄反了,是出版社先拿到译权,才找译者,不是译者先动手翻译,再找出版社,所以不会有「不想出版」的情况发生。创作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,翻译不可能。

Q: 您更热爱编程还是翻译?

A: 我做的是 IT 技术的翻译,其中大部分是编程技术,因此翻译和编程对我是同一回事。我都喜欢。

Q: 您更热爱翻译还是创作?

A: 翻译使我熟读世界第一流作品,对技术提升有帮助。对我的生计也有帮助。但和创作比,我更爱创作。创作苦,苦多了,但是最苦之後最乐。

翻译像吃春药,一下子使你膨胀,使你生产力大增,随时可以办事儿,每天有固定进度。但它对於提升一个作家的真正深层能力没有帮助。对一个作家而言,真正深层的能力是内容章节的组织能力,相当於 IT 技术的架构(architect)能力。翻译当然对社会很有贡献,但如果想做层次更高的作家,不能耽沉於翻译,不能满足於翻译。

Q: 您的言谈中给人「洋溢着幸福」的感觉。幸福的定义是什麽?什麽是成功?

A: 「定义」是严肃的事情。我临场只能想到:幸福就是做你爱做的事┅而且┅嗯┅活得下去。

国父说(大意):下焉者照顾好自己,中焉者造福周遭一群人,上焉者造福广大群众。我认为能照顾周遭一小群人,就算成功。我立过一个志向,希望「侯捷」两个字成为一群人的共同美好回忆,这样在我就是成功,事业上的成功。

Q: 工作和幸福生活是否冲突,如何解决?

A: 是可能冲突,不过还是有很多美好的故事。感情需要经营,就像面对程式,用心才有好结果。最好你能够以你的才情吸引你的另一半非君莫属,让她甘心当一个电脑寡妇 Smile 认真的女人最美丽,认真的男人最帅气。

Q: 打算什麽时候退休?

A: 不是在暗示我吧 Smile

如果以安逸为目标,我曾经希望 46 岁退休(距今只剩 4 年)。退休在我而言并非不工作;我很享受我的工作。我意思是希望 46 岁能够不为生活发愁。该存多少钱才能到达这个目标呢?这和个人物欲有关。我的物欲不高,所以容易快乐。朋友说要存够四千五百万(台币)他才放心,让我瞠目结舌。

就技术写译工作而言,我没有预设退休年龄,60 岁应该还可以,80 岁大概不行。有时候我的好朋友会和我讨论「谁做比较久」的问题,我认为他比较辛苦,所以我可以做比较久;他认为我比较辛苦,所以他可以做比较久。好像孔融让梨。到底谁比较辛苦?各人做到了各人感兴趣的事,就不辛苦。

Q: 技术人以何为本?怎样才能够以不变或少变来应万变?

A: 以本质为本,以核心为本。本质指什麽,核心指什麽,大家都是计算机专业,一定都很清楚。

台湾有一本书叫做《三千亿传奇》,描述鸿海公司董事长郭台铭先生。他说一个企业的发展,如果上游被别人掌握了,就会死得很惨。上游就是核心。当然这是郭先生的个人见解,不过他创造了三千亿传奇,我们要尊敬他说的话。(鸿海目前是台湾第一大民营制造业,超越王永庆先生的台塑企业。)

说一个和技术无关的事。以前我写作,有一种心态:『排版的事别来烦我,那不是我该关心的事』。为此我吃足了苦头。後来为了不让自己短命,我就想把排版搞清楚,我要在书出版之前就在我手上看到将来读者看到的一模一样的东西。8 年了,所有我的书都自己排版。在书籍後制过程中,排版就是上游,没掌握好它,书籍的硬体品质上不来,严重时会影响阅读效率。所以我要掌握上游。

话说回来,涓涓细水入江河,上游还有更上游。你该掌握到哪里,取决於你的个性、企图心、事业性质。我就掌握到排版为止,不会再去亲手处理制版、印刷,更不会去干涉广告、销售。

Q: 程序员的道德是不是该追求完美?

A: 道德一字太沉重。追求完美的人比较有成功的机会,但是不要变成洁癖。癖就是病。

人世没有完美,除了 "hello, world!" 之外,世上没有没有臭虫的程式 Smile 从 60 分进步到 95 分容易,但是到了 95,要再增加 1分很困难,这时候,在已经无关功能正确性的时候,就该出手了。花 40 年出品一个完美程式,怕只能孤芳自赏。

大家只见成功者笑,不见失败者哭。你去访问大老板,他当然告诉你他追求完美。(他一定也极乐意告诉你他小时候有多苦、历经了多少挫折、心灵上有多少悲愤...,这些都可以更擦亮他头上的冠冕。)Intel 前总裁葛洛夫有一本书 "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",台湾译为《唯偏执狂得生存》。偏执也是一种病,是病就不好,世上没有好病。

追求完美,给人「曲高和寡」、「难以亲近」、「龟毛」(台湾发音,"磨蹭"、"难搞" 之意)的感觉。面对自己,是该追求完美;面对团队,就必须拿捏尺寸。你得有个人魅力,吸引别人和你一起追求完美。事业不是一个人干起来的。

但是,我的书我一个人干得来,你的作业你一个人干得来,所以我们都应该没有牵绊地追求完美。然而如果你为了写出一个完美作业,学期结束了还交不出来,0 分。如果我在读者花不到 3 秒钟阅读的一个无关技术的地方字斟句酌而过多延误稿件的完成,不但不能适时帮助读者,也延误了商机。

所以,追求完美不该是完美之後才出手,而是指够好就要出手,出手之後继续完美,为下一版做准备。你的作业交出去了,你的项目(专案)完成了,你继续找时间完善它,提升自己的水平,这才是讲求实际的「追求完美」。我的书出去了,我以读者身份好好再读过,检讨技术、检讨组织、检讨用句、整理并发布勘误,这才是讲求实际的「追求完美」。

Q: 您曾经说您的书在大陆有 30 万册印量,因而宣称自己有 30 万读者。但也有人说印量不等於销量。

A: 印量是不等於销量。但印刷 12 次的书,它一定是前 11 次印量出清,才会有第 12 次印刷。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Smile 所以 30 万印量接近 30 万读者。至於是不是精准到位 30 万,鸡肠鸟肚才会在意这种事 Smile

这些数字只用来代表一种概况,谁在乎精确数字呢?这就好像有人写信给我『侯老师您说 STL 在 C++ 标准程式库中占 70% 不对,我认为是 90%』。你说 83.141592653 我也不反对。别那麽拘泥 Smile

Q: 在大陆做一名技术作者和在台湾有何不同?在大陆能够仅凭稿酬维持自身和家庭吗?

A: 在两岸,做一个技术作者,我看不出有什麽不同。或许惟一的不同是:政治正确性。我仔细阅读过一家很有名的大陆 IT 出版社的《作译者须知》手册,其中有一条:「书稿内容应符合党的基本路线和国家的方针政策,不得有政治性错误」。党是指哪一个党?既然提都没提,显然是惟一的至高无尚的一个。

能不能够仅凭稿酬维持自身和家庭?出版社才能给你一个有意义的平均值或统计值。而且你的收入和你的东西有没有人看很有关系。我的个人经验不准,在我,我是可以小康生活的。

听说数年前,在大陆写作或翻译并不拿版税,只拿一笔(为数不多)的钱。社会的气氛好像也期许写作为一种慈善事业(才够格调),作者都该不食人间烟火。谈钱就没有格调?做善事得偷偷摸摸不然就是沽名钓誉?这都是扭曲的、不健康的价值观。

IT 作者苦哈哈,IT 出版界却天天掉馅饼(数年前),中间有什麽问题?问题在於本末倒置。一本畅销好书,优秀出版人扮演很重要的(推手)角色,但他首先得有好的上游。作者就是上游,是本质,是核心价值。

出版应以作者为本,此地却以出版社为本。出版社老大,编辑老大,作者鞠躬哈腰感天谢地。书稿交了,何时出版?作者不敢问不能问。流程到哪儿了?作者不敢问不能问。稿酬签发了没?作者不敢问不能问。样书寄了没?作者不敢问不能问。库存还多少?作者不敢问不能问。

一切的问题都根源於「书号」严格掌控在党国手里,不开放。独握资源的人,当然就会变成老大。只要出版资源开放,这一切立刻改善。(注:台湾没有「书号」这东西;你要出版,你便出版,由出版公司备妥资料申请一个 ISBN 号码即可)

出版的根,在作者身上。物质现实如果不能吸引最好的人才,这个产业就没有活水源头。没有活水源头,大家也甭想有好书看。大家都骂书时,出版社的日子会好过吗?

P.S. 诸位不要误会我上面所说的「不敢问不能问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,这会使我的合作夥伴蒙受莫须有之罪。我的合作夥伴不会这样对我。至於我怎麽知道这些情况,唔,我就是知道。你不知道吗 Smile

Q: 台湾的(所得)税重吗?

A: 台湾按年收入课税,我感觉这比大陆以月收入课税公平一些。按月或按年来课税,对领固定薪资的人没有影响,对於收入不那麽平均稳定的人,例如艺术创作者、自由工作者的影响就很大。

台湾的赋税我认为不重,所得税率是 6%, 13%, 21%...。你要能缴到 21% 的税,你的(家庭)年收入很可能是 250~300 万新台币。21% 以上是多少我就不知道了,我没有认识这般「高贵」的朋友 Smile 台湾的健保对全民照顾做得很不错,但赋税轻,爱护医疗资源的观念也还在建立与落实之中,因此健保对於财政是个大负担。我想人民必须有这样的观念:福利与赋税是如影随形的。不能又要马儿好,又要马儿不吃草。这个道理放在任何事情上面都成立。

大陆所得税起跳就是 14%。我不知道我的认知是否片面,这是从我的书籍所得所缴的税去理解的,我的每一分版税收入都缴这个税,除了某一次某出版社自动帮我节税。节税人人欢迎,但必须在诚实合法的范围内,因此我请他们不必多花巧思,该缴的就缴。

美国、加拿大等社会福利国家的所得税可就重了,一般从 25%~30%起跳。瑞典更重。多年前我看过一篇报导,瑞典网球名将世界球王 Borg(柏格)因为受不了他的税率到达 90% 而移民摩洛哥。90% 实在太可怕了,迄今我还怀疑报导的正确性或我的记忆的正确性。

Q: 北京的房价相对很高,台北如何?

A: 台北的房价也高出其他地区一大截。像我,我是住不起台北市的。加上其他因素,我选择住在新竹(台北南方 90 公里)。打个比方,一对刚出社会的年轻夫妻,25, 26 左右,在台北市区如果要买一户 30 坪(90 平方米)左右的房子,合两人之力大约要用 20-25 年的时间来还房屋贷款。房贷占台湾年轻家庭的支出中非常大的成份。当然,房子的价格和地点、学区、屋种、屋龄...有很大的关系。

Q: 两岸有何差异?

A: 这个问题很大,需要审慎的比较和措词。

我最直接想到的是,大陆的贫富差异非常大,台湾比较平均。由於大陆都市和乡村的差异性过大,农民得不到平等的资源,以致於在所得、教育、生活环境各方面都远居劣势,政策上又不允许他们改行。「农民」一词甚至演变成骂人的话(低下、没知识之意),这样真是不好。2002 我去太原的夜车上,同卧间是一位太原老百姓(他很温和友善,比我在 2001所经验的黄老总好太多了),他告诉我,很多农民的年所得只在 1200 人民币左右。

当然,十亿人口,治丝益棼,难度很高,我能理解。

「人身」的差异则是:大陆人比较直爽奔放,台湾人比较内敛有礼。

再一个网络上获得的感受是:大陆不少网民怨气不小。上如国家院士级的学者也可以拿来评点拿来辱骂。骂的人可能只是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乳臭未乾的小子。如果官员贪污腐化当然可以骂,但这里说的是学术的、研究的、技术的东西,你骂这些学术地位和你有天壤之别的学者,又只是空口白骂,拿不出一点实际东西,自己不觉得气虚吗?

台湾也有乱七八糟的网络论坛,不过多在政治、影剧方面。技术讨论版上大家都还相当自制。

以上是我这4,5年来接触所得的一些可能片面的感受。

Q: 听说台湾的盗版相当严重?

A: 盗版是有,严不严重要看数字,我没有数字给你。我认为台湾持续在观念上有很大的进步,那就是:愈来愈多人知道,盗版是一件可耻的、不光彩的、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事。

台湾有许多大学会和企业界谈条件,以很便宜的价格将软件卖给学生。我相信,以 Office 软件(排版、试算表、简报、电子邮件)而言, 1,000 元以下(新台币;折合人民币 250 元),学生都乐於购买正版。在我印象中,新竹交大好像有过 100 元(新台币)一套的优惠办法。

从免费的、盗版的不正当行为,发展到付费的、正版的消费,这是一个过程。学生的经济能力我(以及许多社会人士)都可以理解,也多少带有点谅解的成份。但是千万不能得了便宜卖乖、理直气壮地使用盗版、光明正大地宣扬盗版,更不可把上传盗版品供人下载的人视为英雄 ─ 那又是一个扭曲的价值观,一个没有廉耻心的表现。

Q: 出版的步骤是什麽。

A: 如果是翻译,先由出版社取得译权,再找译者。完稿後进行编辑(包括技术和文字),以及排版和校对。这些过程可能反反覆覆。然後是制版,印刷,封面设计、封面印刷、装订、入库。

如果是创作,首先是技术 ready,然後是写作,然後是寻求出版机会(找出版社洽谈),然後是後制(程序与上一段所说相同)。另有人是先找出版社谈,确定出版社愿意出版,并签约,才开始写作。我自己不喜欢先签约,那会把我绑住,使我身心俱受折磨。创作应该是件自由的事,我不喜欢有任何束缚。不过我会尽量体谅大陆出版社的立场,适度配合。(此间出版必须先「选题」,而後「立项」,而後才能拿到「书号」)

Q: 技术是指掌握数种开发工具吗?

A: 不是。技术讲究的是事务的本质。不同的事务有不同的本质。网络,游戏,嵌入式系统,驱动程式,操作系统,它们侧重的技术本质都不相同。

开发工具会影响你的工作效率,所以亦有其重要性。开发工具如一朝风月,本质素养如万古长空; 不可不明一朝风月,不可 却万古长空。

Q: 感到过技术上的挫折吗?感到过孤独吗?

A: 都感到过。我已过 40,知道如何面对。

Q:您主要集中於哪些技术?

A: 从我的书籍清单中可以知道。

Q:到哪里去找前人已经解决的问题。

A: 期刊,搜寻引擎,MSDN,community(网络讨论社群)。

Q: 您认为写程式难吗?

A: 看写什麽程式。写一个 "hello, world!" 很简单,写一个 word, MFC, VCL, Qt, Java Library, ACE, STL, Linux, Windows OS... 很难。

也许你想问的是写程式需不需天份?不需要。写程式很大程度是一种训练,不需要天份。当然,需要性向。

Q: 如何说服出版商出版你的书?如果被拒绝呢?

A: 出版社常向我邀稿,所以我不需要说服他们。除了第一本书 ─ 我记得是先拟一个大纲给出版社看。如果被拒绝,就换一家。

Q: 您还做项目(projects)吗?

A: 12 年前就不做项目了。我和业界朋友做的事情其实一样,只不过他们的产出是项目(projects)和产品(products),我的产出是书籍和文章。

Q: 您说您不做项目(projects),如何保证您所写的东西是做项目的人需要的?

A: 我不能保证。我照我的感觉走。我只是钻研我喜欢的东西,刚好有够多的人喜欢这些作品,支撑了我的生活。

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只注意项目上的东西。我自己会因为喜欢某些极具 credit 的技术作家,而购买他们所出的任何书籍,即使我暂时用不到。如今我也拥有不少这样的读者。他们站在我的肩上开拓视野,一如我站在其他人肩上开拓视野。

Q: 您透过哪些管道获得最新的知识,目前最关心哪些技术。

A: 我研究的不是最新知识,是核心知识和基础建设(infrastructure)。通常透过期刊、书籍、源码、自我归纳推导验证整理...来获得知识。目前最关心 Application Framework 如 Qt, MFC, VCL, Java 及 framework 如 STL, ACE, Boost, Loki... 的基础建设知识整理。

Q: 是否先有一个目的,才开始写作?

A: 不,先有一个兴趣,而後去钻研。有了心得,不写白不写!(哄堂大笑)。当然啦,我也需要面对开门七件事,因此报酬率多寡也有可能在某些时候以某种程度影响我的兴趣走向;影响程度不太大就是了。

Q: 成为一个优秀的技术翻译,需要什麽样的条件?

A: 首先技术要过关,这就能做到「信」。其次文字要通顺,这就能做到「达」。反覆多看几次,不求最快交稿,那麽除非你的文字水平实在太差,否则一定「达」。这样就够了。至於「雅」,是个人素质和积累,可遇而不可强求。文如其人,你不可能三两个月突然就雅起来了。树小墙新终竟不成气候,雍容大户还是需要相当积累的。

Q: 您赞成发展中文程式语言吗?

A: 我不认为有这个需求。程式语言只需要一些 keywords 来表达,初中或甚至小学程度就可以理解那不超过 50 个的英文单字。

但我会对任何坚持自己想法的人保持尊敬。

我的想法和态度也持续有着变化。以前大陆读者问我,是否赞成中国人要有自己的 CPU和自己的 OS。我的回答是:一切最好从商业考量,不要从民族主义出发。後来我想,如果有一群人很坚持自己的理想,为此奋斗不懈,我当然应该尊敬他们。要我投资,我会有更多考虑;要我尊敬,那没问题,我一向尊敬千山独行的人。

Q: 如果有个歹徒拿着一把手枪指着您,同时拿出两张光碟,一张是 J2EE,一张是 .NET,要你安装其中一张,您选择哪一张?(哄堂大笑)

A: 世界上不可能存在这个情况,所以我不回答(哄堂大笑)。

好像大家很想知道我要做什麽选择。这些技术都很重要,我都会去研究。这里头并没有谁会打倒谁的情况发生,因为它们也都各自有了自己不小的客户群。

如果我是不同的身份,可能我的答案不一样,但今天我是教育工作者,我的任务是技术传播和技术教育,所以两个产品我都会关注。

Q: 看您的书很舒服,是否在文字上有什麽特别的训练或培养?

A: 没有刻意培养。但非常重视文字的流畅,常常改来改去。

大家可能很好奇书籍创作的过程。我没有 笔立就文不加点的本领,你所看到的都是辛苦琢磨的成果。

举个例子。我极度重视我在侯捷网站上发表的无酬的、自由观看的软性文章。往往花三天三夜的时间字字斟酌推敲,东挪西移,反覆再看。写完之後丢出去,情绪激昂不能平复,又花一天半日休息。特别激动的文章,丢出去後还会反复又看,看的过程还会再改(只动小处文字,不动大架构),下次上传又是新版本。

当然啦,一星期没挣到一毛钱,还愿意花这麽多时间精力来完善文字,这必须感谢读者对我的其他有价作品的支持,使我拥有这般从容。

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受到幸运之神眷顾的人。谢谢大家。

-- the end


nothing edited on 2003-11-19 00:57


躲得过的怪物,躲不过的刺激


话题树型展开
人气 标题 作者 字数 发贴时间
13387 [侯捷] 2003 大陆纪行座谈会,问与答 nothing 8831 2003-11-19 00:49

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go to back
  已读帖子
  新的帖子
  被删除的帖子
Jump to the top of page

   Powered by Jute Powerful Forum® Version Jute 1.5.6 Ent
Copyright © 2002-2021 Cjsdn Team. All Righits Reserved. 闽ICP备05005120号-1
客服电话 18559299278    客服信箱 714923@qq.com    客服QQ 714923